????百合门后山的山崩引起了一场小范围动荡,但此事由于风绝羽那一道陷字阵符吸走了大量的灰尘,并没有让动静闹的太大,外加利用啸月宗的声威,总算有惊无险的将这场风波给压了下去,不过这场变故,还是拖延了好几天的时间。

????那是后话。

????我们再说风绝羽和杨义德安排李容封山之后,便被秘密的带到了禁地内的一个洞天福地之中。

????山崩之后,风绝羽又是耗损了大量的元气,再加上他的伤比较难痊愈,所以就留在了洞天福地之中调息了几个时辰,方才恢复了不少,而后他初步估算了一下,如果想让伤势痊愈,估计需要大约一个月的时间。

????话说风绝羽好久没有受过这么严重的伤势了,不过他还是没有急于疗养,因为杨义德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。

????两个人进入洞天福地几个时辰之后,便开始继续之前的话题。

????洞天福地之中,风绝羽坐在石床旁,看着孱弱到已经无法坐起的杨义德,轻声问道:“杨老,您是六氏族人,就一定知道墨陵身上的那道初元是怎么回事,能不能告诉我这里面的秘密。”

????杨义德平躲在床上,两眼望天道:“说实话,那道初元究竟是什么,连未生先师祖都不曾晓得,他的确钻研过天妖身上的那道初元,却始终没有找到答案,不过经过我等六氏弟子近四万年来的举证,依我看来,此道初元应于天劫存在某种紧密的练习,具体的情况我也说不好,大抵上的意思就是,那道初元跟成神之路息息相关。”

????“成神之路?”

????“没错。”杨义德点头道:“老夫说过,自从十二万年前一场变故之后,天底下的修行者便全部消失了,这大世道统传承也随之流失,直到两万年后,一道初元降落在天妖身上之后,大世道统方才慢慢复苏,此后便有了未生先师祖,六氏族人以及天下众族,道统从无到有,直至如今,在大世人眼里流传了四万年,但实际是整整十万年,可是在这段时间之内,世上根本没有人成过神,所以六氏族人除了制约天妖之外,还有一个任务,那就是找到不能成神的原因。”

????杨义德顿了一顿道:“当初未生先师祖是先发现这个秘密的,只是那个时候,大家都道的理解还都太片面,根本查不出所以然,后来天妖乱世,大世如入水火,也没有心情再考虑这方面的事儿了,不过再后来,这件事又被六氏族人重新提了出来,六氏族人代代相传,都在紧守着这个重担,后来让我发现了,那道初元似乎与成神之路有关,但我也只能想到这里,至于那道初元究竟跟成神之路有什么关系,这个重任,以后恐怕就要交给你了。”

????风绝羽听完,大致理解道:“也就是说,想要成神,必须查出那道初元的秘密。”

????“没错,在这片大陆,你可以渡九九重劫,但永远也不会登临神境,没有人知道为什么,但几万年来,很多人都在寻找其中的秘密,多少道武圆满的强者落幕,悔恨交集,却也是无可奈何。”

????风绝羽听完脸上闪过一抹苦笑道:“既然无人成神,为何又流传武破飞虚的传说,这不是自相矛盾吗?”

????杨义德摇了摇头:“不,这可不是自相矛盾,因为这件事就是天妖和未生先师祖提出来的,起先是天妖有感于此界之外更有更高的世界,后来是未生先师祖,找到了神源和知命天书,根据那个人的口传心授,未生先师祖知道了很多十二万年前的秘密,后来为了鼓励世人修行,逆天改命,便在许多着作之中留下了武破飞虚的说法,这个说法不是空穴来风,而是确确实实存在的。”

????“原来如此。”风绝羽了然道:“那个人是谁,还活着吗?”

????“早就死了。”

????“那他就没说,十二万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吗?”

????杨义德摇着头:“奇怪就奇怪在这里,根据未生先师祖的记载,这人什么都说了,就是提及远古道统的时候守口如瓶,一个字都不肯透露,而且这个人并没有活太久,很快就死了,若非如此,未生先师祖也不会拿到如此稀少的远古神语译着。”

????“原来是这样,看起来那道初元的确很神秘……”

????“咳咳……”

????风绝羽喃喃自语声,这时,听到杨义德剧烈了咳了几声,他一抬头,杨义德起身一口老血喷在了他的身上,当场便栽倒在石床之上狂喘了起来。

????“杨老……”

????“快,快叫李容,老夫不行了,让我们说说话……”杨义德抓着风绝羽的手,焦急道。

????风绝羽鼻头一酸,忍着没有流泪,尽管他现在还有许多不解,可是面对一个将死之人的最后遗愿,他也不好再追问下去。

????点头间,风绝羽冲着门外喊道:“李容,快进来。”

????“唰!”

????李容快速跑进,扑嗵一声跪在了杨义德的面前:“师父……”

????风绝羽见状,默默的离开了洞府,把最后的时间让给了这师徒二人。

????一炷香之后,洞府里传出痛哭之声,幽深流长、哀痛神伤。

????风绝羽和管铭静静的守在洞外,听着里面的哭声,潸然落泪。

????过了一会儿,李容颤颤巍巍的从里面走了出来,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似的,两颊泪痕斑驳的冲着风绝羽说道:“风前辈,恩师仙去了。”

????风绝羽闭着眼睛拍了拍李容的肩膀道:“李宗主节哀,之后的丧事该操办便操办。”

????“不。”李容虚弱的摇了摇头道:“恩师临终之前有嘱托,命晚辈不得操办,叫晚辈一把火焚了残躯便可,他说,自己不该留在世上。”

????风绝羽一怔,旋即悟透,叹道:“杨老这是不想连累你。”

????李容抬头,问道:“风前辈,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?我师父为何会散功?”

????风绝羽平静的看着李容,反问道:“杨老怎么说的?”

????“他说他做错了事,行差踏错只一步,惋悔回头已不及……”

????风绝羽幽幽一叹:“杨前辈没有做错事,他只是不走运罢了,他是我见过最值得敬重的人之一。”

????风绝羽并没有告诉魔皇地宫发生的种种,一来他是无口辩白,不敢说是自己伤了杨义德,令李容神伤,二来此事一旦出口,杨义德入魔之事就会对李容造成一定的影响,这对于李容来说不是什么好事。

????至于杨义德最后为何会让李容把他变成一撮骨灰,风绝羽也能理解,因为杨义德不想让墨陵知道他的存在,由此而引发种种没有必要的麻烦。

????魔皇地宫秘密就此成为了风绝羽一个人的秘密,而这一行,仿佛让他窥破了天机,离那道初元更近了。

????当天夜里,百合门禁地幽谷,杨义德的尸体被一把火化成了灰,从此以后,世间再无此人,更无此人消息,风绝羽、李容、管铭,还有那些看到杨义德的百合门弟子,把这件事烂在了肚子里。

????之后的一个月,风绝羽就留在了百合门疗伤,其间也受到了不小的困扰,正是因为后山山崩之后,几大天宗闻讯赶来追问一事,后来被管铭和李容合力给挡了回去,至此,魔皇地宫的秘密方才算真正的掩盖住了。

????可是真的掩盖住了吗?

????也不尽然。

????魔皇地宫山崩数日之后,大世极北苦寒之地的一处千针叶林之中,陌西城披着雪白的狐裘坐在冰天雪地上,远远的看着一道人影狼狈的在山间逃窜,嘴角微微的勾了起来。

????李慕白跟从在陌西城的身后,眼神鄙夷道:“这夏帝还真是执着,这么久了,他也不嫌累。”

????北伏冷哼一声接道:“堂堂夏帝,德高望重,却是如此贪生怕死,这两年除了一道传讯符之外,连跟外界联系的勇气都没有,可笑至极。”

????陌西城呵呵一笑,道:“北伏,你去告诉他,本帝要跟他谈谈。”

????“不是谈过了吗?他不信。”北伏道。

????“再去一次,这回该信了。”

????北伏很不情愿的领命,飞身纵入林间。

????李慕白看着北伏远去,怔怔的望着陌西城出神道:“帝尊,你今日看着很高兴。”

????“是啊,那块玉佩用上了。”陌西城笑道。

????李慕白神色骤变,沉默少顷道:“一招闲棋,还真用上了?他是怎么办到的?”

????陌西城回头扫了一眼李慕白道:“慕白啊,这天姿卓绝之人素来是肩扛大任的,有的时候你不需要掐算、谋划,慢慢的便会水到渠成。”

????李慕白愕然,依旧匪夷所思道:“帝尊,属下还是不懂,当年不灭火神源近在咫尺,你都没有用那块玉佩,怎么就便宜了那小子呢。”

????“时机不到,一切皆是徒劳,神源这种东西,不是没有,也不止一个,但有的时候,真的要看运气,你看,本帝的神源不就丢了吗?”

????李慕白神色一冷,沉声道:“帝尊,属下一定帮您把不灭火神源找回来。”( 异世无冕邪皇 http://www.cuiweiju8.com/2_2656/ 移动版阅读m.cuiweiju8.com )